返回

偷花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90章 自然牵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回到屋里,凌霄强迫自己忘掉漆雕小蛮和漆雕秀影姐妹俩那凝脂软玉一般的酥胸和腿间的肥凸春光,他也强迫自己进入状态,着手炼制百草膏。这一炼制又是大半夜,实在疲累了才上床休息。

    炼制百草膏的时候他不去想那些事情,可睡觉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产生了那方面的幻想。在梦里,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顺从地跪在床上,姐妹俩都翘着一只肥白的香臀,轻轻摇曳,回眸对他露出挑逗的笑容,勾引他对她们做点爱做的事情。他欢笑一声,扑了上去,一会儿在姐姐的身上采花酿蜜,一会儿又在妹妹的身上采花酿蜜……

    他是一只勤劳的蜜蜂。

    第二天一早,这只勤劳的蜜蜂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了一条新内裤。

    在这座小岛上,他没有能碰的女人,确实是憋坏了。如果不给漆雕家的姐妹俩隆乳,他还能控制住,可揉了漆雕家的小丰盈,他就控制不住了。

    吃早饭的时候,凌霄偷偷观察漆雕家姐妹俩的酥胸的变化,不过他并没发现明显的变大的迹象,她们的一双小丰盈或许有变化,但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变得很明显。他为他自己的心急感到好笑,漆雕家的姐妹俩也回以白眼,不满他偷看她们的胸部。

    吃了早饭,凌霄又对漆雕仁山进行了催眠治疗。这一次,他没有晕倒,只是觉得很疲累。

    这一次治疗,凌霄选择的地点是书房。治疗结束之后他并没给漆雕仁山植入睡觉的指令,而是植入了看治疗的指令。他让漆雕仁山看那些他曾经演算过的草纸,这也是一个引导他恢复记忆的途径。

    漆雕仁山书桌前看着一张他演算过的草纸,神情专注,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事情。凌霄悄悄地离开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守在门口的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跟着就凑了上来。

    “我爷爷怎么样了?”漆雕小蛮说。

    “他有没有想起什么?”漆雕秀影说。

    凌霄看着心急的姐妹俩,笑道:“你们不要这么着急嘛,给他一些时间,也给我一些时间。你们没发现,在我着手治疗的这两天里,他的??他的疯癫症状减少了许多吗?”

    漆雕家的姐妹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追问什么了。她们很清楚漆雕仁山身上的变化。在凌霄没有着手治疗之前,漆雕仁山的情况糟糕得很,处在一种油尽灯枯的状态里,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凌霄着手治疗之后,他的健康状况明显比以前好得多,吃饭有食欲,睡觉也睡得香,就连发疯的时候也少了许多。种种迹象都表面,漆雕仁山正大步走在康复的路上,而凌霄的治疗效果是非常之好的。这样,她们有什么道理不相信凌霄的话呢?

    三人说笑着来到了观景阳台上。

    凌霄躺在一只沙滩椅上,欣赏大海景色的同时也放松自己,缓解治疗漆雕仁山时所产生的疲劳。

    漆雕秀影拿来三杯果汁,一杯给了凌霄,一杯给了漆雕小蛮,一杯留给了她自己。姐妹俩也躺在沙滩椅上,但她们不欣赏海景,她们都盯着凌霄。

    “凌医生,今天早晨我仔细量了一下,那个……”漆雕秀影的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好像长大了两毫米,可又不像,你说是长大还是没有长大啊?”

    漆雕小蛮也说道:“我的也是,尺子放松一点感觉有长大一点点,可是尺子压紧一点又好像没有长大,你说究竟有没有长大啊?”

    被两个一模一样的美女询问她们的小丰盈有没有长大的问题,这种感觉还真是荒诞怪异。凌霄被两女的问题搞得有些头疼了,他苦笑道:“都说了让你们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你们怎么还是这么着急啊?你们以为是蒸馒头啊,我这边一下锅,你们的胸就膨胀变大啊?真是的。”

    漆雕秀影不问了,红着脸喝着她的果汁。嗞嗞的声音从她的小嘴里传出来,她的香腮也一鼓一松,这般娇俏的模样,这般斯文优雅的嘬饮动作,让人忍不住幻想将香蕉什么的水果放进她的小嘴里让她也这样嘬饮一下下,然后挤出点什么香蕉汁什么的。

    “凌医生,我们问一下有什么呀?你就跟我们说一下嘛,究竟有没有变大嘛。”漆雕小蛮和她姐姐不一样,漆雕秀影害羞尴尬,她却是一点也不。

    凌霄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坏笑,“你实在想知道的话,我就只有亲自用尺子来给量一下才能告诉你答案,你要不要我亲自帮你量一下呢?”

    “量就量,我怕你量啊?”漆雕小蛮嘴上这么说,不甘示弱,但却没有去拿尺子。

    大白天里脱掉衣服,让一个男人测量自己的胸部,这种事情就算是性格火爆果敢的漆雕小蛮都感到害羞,那就更别说是性格温柔娴静的漆雕秀影了。

    姐妹俩都不说话了,都埋头喝她们的果汁。气氛也因此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对了,小蛮,那个宗正是你的手下吗?”凌霄随口说道:“他怎么还留在这里呢?”

    漆雕小蛮说道:“我让他回去,可他说现在是很重要的时期,他留下来也多一些安全保障。他很厉害的,尤其是在反暗杀的领域有很强的实力。我想也是的,他留下来也多一份安全保障,所以我就让他留下来了。”

    反暗杀,那就是专门对付那些杀手的人了,凌霄的心里暗道这个宗正还真不简单。

    “你问这个干什么?”漆雕小蛮看着凌霄。

    “呃,我只是随便问问。我从小就想当兵,很崇拜你们这些军人的。”凌霄扯开了话题,“对了,小蛮,你杀过人吗?”

    “杀过,十二个。”漆雕小蛮说。

    凌霄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背皮也凉凉的了,难怪她瞪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你害怕了?”

    “怎么会呢?你杀的肯定都是坏人和敌人。”

    漆雕小蛮笑盈盈地说道:“你这样的好人我也不介意杀一杀的。”

    凌霄,“……”

    一行人出现在视野之中,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李沧海,其后又是吉娜和严一春。走在最后的则是几个神赐医院的医护人员,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也有穿着护士短裙装的护士。

    “李沧海和严一春来干什么?”漆雕秀影从沙滩椅上站了起来。

    漆雕小蛮说道:“他带着神赐医院的医护人员,还带着严一春,多半是来看爷爷的病情的。”

    漆雕秀影说道:“有凌医生就够了,他还带医生过来干什么?”

    凌霄说道:“讨好你们呗,就算你们不需要他的医护人员,也不需要严一春的中医团队,但他还是想让你们看到他的一番心意。”

    “我们下去看看吧,人家已经来了,如果我们连面都不见,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漆雕秀影的心要比漆雕小蛮软得多,说话处事也都很注重礼仪。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凌霄说,无论是李沧海还是严一春,他都不想见到。

    “哎呀,就算陪我们嘛,一起去看看。”漆雕秀影抓着凌霄的胳膊将他从沙滩椅上拖了起来。

    经过昨夜的隆胸的事情,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对凌霄的态度也有了很明显的变化,像眼前这种轻微的肢体接触在她们的眼里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就连尴尬的感觉都没有了。也倒是的,她们的酥胸都被眼前这家伙揉了一个遍,拉下手又有什么好尴尬好害羞的呢?

    凌霄没辙了,被漆雕秀影半拖半拉地带走了。

    一直到前厅漆雕秀影才松开凌霄的手。这一幕恰好被站在前厅门口的宗正看见了,宗正错愕地愣了一下,眼眸里闪过一抹冷冷的神光。

    “宗正,你在这里干什么?跟我出去看看。”漆雕小蛮说道。

    “是,队长。”宗正应了一声,随即跟着漆雕小蛮出了门。漆雕小蛮一说话,宗正才发现刚才拉凌霄手的不是漆雕小蛮,他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宗正的神色变化没能逃过凌霄的眼睛,凌霄的心里暗暗地道:“这家伙真的是暗恋着漆雕小蛮,不知道昨晚他有没有偷听到什么,如果他知道我给漆雕小蛮隆胸,又揉又捏的……他会不会有什么偏激的想法呢?我得提防着他一点。”

    从漆雕小蛮的嘴里得知宗正是一个反暗杀的专家,那就必然精通暗杀了,这样的人且还有一个偏激的性格,那就很危险了,不得不提防了。

    双方在观景别墅门前相遇,李沧海的脸上露出了亲和的笑容,“秀影,小蛮,还有凌医生……呵呵,你们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吧?”

    “还行,一切都挺好的,谢谢李董了。”漆雕秀影客气地道。

    严一春上前,面带笑容地道问道:“秀影小姐,老爷子的病情怎么样了?”

    漆雕秀影淡淡地道:“也挺好的,有凌医生的悉心治疗,他的康复情况不错。”

    严一春的眼眸里顿时闪过一抹失望的神光,但面上却还保持着笑容,“这就好,这就好,我这几天操心老爷子的病情,吃饭饭不香,睡觉睡不香,弄得我都快病了。”

    他心里其实巴不得漆雕仁山病情加重,然后他就有机会将凌霄撵走,让他带着中医团队过来接替凌霄的位置。漆雕秀影心里自然明白这点,她讨厌这个假惺惺的严一春,不过她也保持着她的风度,只是语气淡淡地说道:“你费心了。”

    严一春看着凌霄,试探地道:“凌医生,你不说点什么吗?”

    严一春想了解漆雕仁山的病情,凌霄心里很清楚这点,可他想他就要告诉他吗?凌霄笑了笑,说道:“严会长,你吃过了吗?”

    严一春,“……”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

    李沧海呵呵笑了笑,切入了正题,“能让我们看看老爷子吗?”

    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的视线同时落到了凌霄的身上,显然是在征求凌霄的意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