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偷花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89章一次揉个够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孩子能吃上妈妈的母乳,肯定有爸爸的功劳,没爸爸哪有孩子啊,没孩子的话妈妈又哪来的母乳呢?所以,这是一个因果的关系,爸爸是因,妈妈也是因,孩子是爸爸和妈妈结的果……

    所以,人家漆雕秀影的孩子能不能吃上可口而健康的母乳显然跟凌医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可是,凌医生却厚着脸皮给出了一个说法,“那个,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就你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我不把你的胸隆大一些的话,你的孩子哪有什么母乳喝啊?所以说嘛,我虽然不是你孩子的爸爸,但我也是有功劳的。”

    “哎呀,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我、我不跟你说了。”漆雕秀影皱着鼻头,一副生气的模样,且娇且俏。她的心里其实一点也不生气,也不介意凌霄开的这个玩笑。

    也倒是的,相处得不错的年轻人在一起开个玩笑,说点俏皮话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说了又不怀孕。如果处处都正正经经严严肃肃,那生活就没有乐趣了。

    凌霄收起了逗惹漆雕秀影的心思,开始在漆雕秀影的酥胸上扎针。他认准穴位,扎下银针,用内力刺激穴位,用纯净的能量连带她刚刚吸入的回生丸的成分一起滋养她的娇小的酥胸。

    “呀……喲……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好像有好多只蚂蚁在咬我一样,好难受,好痒呀……”漆雕秀影的螓轻轻摇晃,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忍得好辛苦的样子。晶莹的汗水中她的晶莹的皮肤上渗透出来,平添几分水润的光泽。

    凌霄说道:“再忍忍就好了,扎过银针,这个疗程就算结束了。”说着,他又在她的蓓蕾的边儿上扎了一针,内力一震荡,那颗小小的蓓蕾顿时就一阵轻颤,妙不可言。

    这一针就像是在火山浇了一瓢油,漆雕秀影再也受不了了,她一脚将盖在腿间的睡衣踢了下去,一边嚷道,“好热,受不了了,好热。”

    那件轻薄的睡衣飞离她的腿间的一刹那,凌霄的视线就不受控制地移了过去。这一看,他也有些受不了了。

    汗水打湿了她的小内内,那薄薄的棉质布料紧??料紧紧地贴在她的肌肤上。那隆起的地方,已经是湿润了一大片,以至于依稀可以窥见布料下面的朦胧春光。虽然只是一点点,朦朦胧胧,但也让人受不了!

    凌霄深深地知道,那地方的湿润,绝对不是汗水打湿布料造成的。

    没等凌霄看个饱,漆雕小蛮跟着又将那件睡衣捡起来盖在了漆雕秀影的腿上了,她啧道:“姐,你干什么啊?你不知道有个人的眼珠儿都快掉出来了。盖好,不要踢下来了,知道吗?”

    漆雕小蛮这一提醒,漆雕秀影跟着就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视线下意识地移到了凌霄的腿间,顿时看见了激凸得很夸张的帐篷。她顿时明白了过来,羞恼地瞪了凌霄一眼,“凌医生,你在想什么呢?”

    凌霄一本正经地道:“我没想什么啊?你们认为我在想什么呢?”

    看着他那几乎九十度直角的夸张帐篷,还有他那一副一本正经的面容,漆雕家的姐妹俩真的很想一脚向他踹过去。

    “好了,该你了,漆雕小蛮同志。”凌霄看着坐在床榻上的漆雕小蛮,还是一本正经的面容。

    “这么快啊?”漆雕小蛮紧张地道。

    “一次疗程就是这样的。”凌霄说。

    “那要多少个疗程啊?”

    “二十到三十之间吧,看情况而定。”凌霄说。

    “什么?”漆雕小蛮惊讶地道:“要那么多疗程啊?”

    凌霄说道:“你们要求的是罩杯,那么大的尺寸,还不用一点硅胶,你们觉得麻烦我还觉得你们的要求很过分呢。不过,如果你们要求罩杯的话,我觉得几次下来就可以了,要不你们选罩杯怎么样?我也省得麻烦。”

    漆雕小蛮赶紧说道:“不不不,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三十四十个疗程都无所谓的。”

    凌霄,“……”

    漆雕小蛮脱掉拖鞋,也爬到了床上。她拉开了睡衣的腰带,很干脆地就脱了下来,然后光着上身躺在了漆雕秀影的旁边。

    果然是行伍出身的女人,有着普通女人所没有的果敢气质。漆雕秀影刚才脱睡衣的时候,漆雕秀影还羞答答地让他闭上眼睛,轮到她的时候,她就没有这样矜持得有些过分的要求。

    果然是一样的身体,并头躺在一张床上的漆雕家的姐妹有着完全一样的身体。一样的雪肤,光滑细腻。一样的酥胸,大小一致。一样的蛮腰,纤细柔软。一样的小腹,软玉凝脂。一样的修长美腿,线条均匀。更过分的是,就连小内内所勾勒出来的隆起的形状也是一模一样的,让人瞧不出有半点不同之处。

    凌霄的心里忍不住一声悲叹,“老天啊,你开什么玩笑呢?你就不能造一点不同之处吗?你把她们造得如此一模一样,我瞧着眼花你知道吗?”

    就在心中一片惊叹的时候,凌霄的视线忽然落在了漆雕小蛮的酥胸上,在左边的小小的丰盈上赫然有一颗芝麻大的红痣。他跟着又看了看漆雕秀影的,漆雕秀影的酥胸上却没有任何红痣。

    天可怜见,老天总算听到了他的呼声,他总算找到不同之处了!

    他一点也没去想,如果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穿上衣服的时候,他又怎么去瞧人家丰盈上的小红痣呢?

    “喂?你看够没有啊?”漆雕小蛮瞪了盯着她胸部呆的凌霄,跟着她又想起了什么,又把放在一边的睡衣盖在了腿间。

    凌霄端着水杯绕到了床的另一边,与刚刚做过的一样,往漆雕小蛮的酥胸上洒水、抹匀,然后双手齐下,抓住擒住握住,搓揉按捏,动作潇洒利落,隆胸大师的风范彰显无遗。

    漆雕小蛮没有漆雕秀影那份矜持与羞涩,却也有着她自己的独特风格。

    就在凌霄逮着她的一对小小的丰盈搓圆捏扁忙个不亦乐乎的时候,她莫名其妙地冒出了一句话来,“凌医生,摸得舒服吗?”

    “什么?”凌霄的双手差点就抽筋了。

    “我看你摸得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忍不住想问问而已。你别往心里去啊,我就是随便说说。”

    凌霄笑了笑,“哪里会呢,我这个人挺喜欢开玩笑的。”

    “那你摸得过瘾吗?”

    凌霄,“……”

    漆雕小蛮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刁蛮的笑意,“凌医生,今天你不仅是摸了我姐,还摸了我,你是过瘾够了,舒服够了,我可告诉你,要是你隆不到罩杯,我一枪崩了你!”

    凌霄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笑道:“你可别吓唬我,你一吓我就没分寸了,要是一不小心把左边给你隆到罩杯,右边给你隆到罩杯,我可不负责任啊。”

    漆雕小蛮跟着就闭紧了嘴巴,但心里却不服气,恨恨地盯着揉她小丰盈的凌医生。

    揉呀揉,搓呀搓,搓够了,揉够了就又洒点水,然后继续揉继续搓……其实凌霄哪里像什么隆胸大师啊,倒是很像包子铺的师傅,和面拌面面,仅此而已。

    漆雕小蛮开始还能忍受,不过很快就跟她姐漆雕秀影的反应一样了,内力在酥胸间流动的时候,她也忍不住要哼几声,吟几声。凌霄给她扎针的时候,她也同样忍得很辛苦,银牙紧咬,一双小手死死地抓着床单,满身冒汗,感觉就像是孕妇在产床上生孩子一样。最后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她也一脚踢掉了盖在腿间的睡衣,将一双美腿曝露在了凌霄的面前。

    那条黑色的小内内同样是湿了大半,薄薄的布料宛如第二层肌肤一样紧贴着她的娇嫩皮肤,所有的曲线都被勾勒了出来,肥美激凸,凹痕深陷,撩人得很。

    今晚凌霄真的是大饱眼福,可只能看不能碰,饱受刺激之下那个地方就像是要爆开一样,难受得很。可再难受他也只能忍着,憋着,不敢有出格的举动。

    给漆雕小蛮扎了银针,凌霄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心里暗暗地道:“我的天啊,还有二三十次,每次都受这样的刺激而不能泄……我肯定会憋出病的啊!”

    凌霄这边一结束,漆雕小蛮和漆雕秀影赶紧将睡衣重新穿在了身上,一点也不给凌霄多看一眼的机会。不过姐妹俩将身子遮掩起来的时候,凌霄也好受了一些。

    “你们感觉怎么样?”凌霄询问道:“有没有热热的,酸酸的感觉?”

    漆雕秀影很认真地感觉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还真是的呢,我现在就感觉我的胸部热热的,酸酸的。”

    “还有点胀胀的感觉。”漆雕小蛮说道。

    凌霄说道:“这就对了,这是回生丸的成分在挥作用,这也说明我的隆胸术是有成效的。对了,你们先别忙着洗澡,等这种热热的,酸酸的和胀胀的感觉消失之后再洗澡。睡觉之前最好用热毛巾敷一下胸部,这样有助于增加吸收。还有,没事的话多揉揉你们的胸部,主意保持均匀……如果你们觉得你们没把握做好的话,你们可以来找我,我帮你们揉。”

    他话刚说完,漆雕家的姐妹俩就同时啐了一口。

    “你想得美,平时,我们怎么好意思找你揉啊?”漆雕秀影羞窘地道。

    “就是,你不要得寸进尺啊,小心我打爆你鼻子!”漆雕小蛮凶巴巴地道。

    凌霄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两位女士,晚安,明晚继续。”

    离开漆雕小蛮的房间,凌霄正准备回他房间的时候瞧见了站在楼梯口的宗正。

    宗正还是老样子,面无表情,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他看着凌霄,眼神锐利。

    凌霄无语地摇了摇头,进了他的房间。

    宗正却还站在原地,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凌霄的房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