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偷花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01章 爱拍照的女神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老师,高考成绩出来了吗?我来问问。”凌霄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山坡上。

    山坡上开满了菊花,金sè的,白sè的,红sè的,紫sè的,姹紫嫣红,整个一个花的海洋。

    花多,蜜蜂和蝴蝶也多。

    蜜蜂嗡嗡嗡,蝴蝶飞呀飞,忙着把花蜜采。

    胡琳正拿着一只数码相机,对着一只sè彩斑斓的蝴蝶拍照。她仿佛没有听见凌霄的声音,连看都没有看凌霄一眼。

    “胡老师……”凌霄很着急。

    “嘘。”胡琳终于回头看了凌霄一眼,却嘘了凌霄一下。

    凌霄眼巴巴地看着胡琳。

    胡琳摆了一个上身前倾带弯腰的姿势,肥美的臀部自然翘起,将黑sè的迷你裙撑得满满的,裙下的大腿白生生的,光溜溜的。翘臀的中间,一条明显的凹痕也朦朦胧胧地显现了出来,诱人得很。

    高三毕业,凌霄便已经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正值青chun期,荷尔蒙分泌旺盛,脑子里对异xing充满了幻想。看着胡琳的丰满而挺翘的肥臀,他的小兄弟竟不打招呼,慢慢地坚硬了起来。

    其实胡琳也不大,今年刚满二十四岁,大学一毕业就自愿来神女山区支援山区的教育事业了。她人美,身材好,心地也善良,早就成了神女山十里八乡公认了的大美女。来她家提亲的媒婆几乎要把她家的门槛踩断了,可她一个都没有答应。

    对自己的老师产生xing幻想,凌霄自己都觉得很不应该,可他的小兄弟就是不听招呼,越来越坚硬,越来越灼热。看着胡琳的翘臀,领口曝露出来的一抹雪胸,他都忍不住想贴上去,用手去抚摸了。

    那只sè彩斑斓的蝴蝶忽然从一朵菊花上飞了起来,不识趣地栖息到了凌霄的肩头上。

    凌霄正要用手赶走它,追拍蝴蝶的胡琳却赶紧叫道:“不要,站着别动!”

    凌霄老老实实地站着不动。

    sè彩斑斓的花蝴蝶也老老实实地栖息在凌霄的肩头,一动不动。

    胡琳站着拍了一张,似乎不满意拍摄的角度,跟着蹲在了凌霄的面前,蹲拍凌霄肩头的花蝴蝶。

    她这一蹲,双腿自然分开,迷你短裙里的风光毫无遮掩地曝露在了凌霄的面前。那是一条白sè的蕾丝花边内裤,汗水打湿了绵薄的布料,依稀可见一个肥美的丘壑,粉红的sè泽,浅浅的凹痕,还有调皮地从布料缝隙里钻出来的黑sè水草。神秘地带,大腿的根部,那皮肤比白玉还要光滑柔润,皮肤上不见一丝一毫瑕疵,细嫩得可见暗sè的血管,十足的吹弹得破!

    本来就忍得很辛苦的凌霄这一下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的小兄弟一下子就直立了起来,双腿之间也明显地挺起了一顶帐篷。

    屋漏偏遇连夜雨,那只花蝴蝶忽然一个俯冲,从凌霄的肩头飞下,悄无声息地栖落在了凌霄的小兄弟挺立起来的帐篷上。

    咔咔咔……

    胡琳连拍三张。

    因为充血,难受,凌霄的小兄弟猛地抽搐了一下。

    花蝴蝶感受到了恐怖的力量,展开翅膀飞走了。

    胡琳站了起来,一双美目忽然落在凌霄的双腿之间,她这才反应过来,俏脸顿时红了一下,“那个……凌霄啊,你找老师有什么事吗?”她假装转过了身去,继续拍别的蝴蝶和蜜蜂。

    她虽然是老师,但也比凌霄大不了多少,凌霄有了那么明显的生理反应,很明显是因为她的原因,这种事情多尴尬啊!

    凌霄不自然地弯着腰,尽量掩饰自己的丑处,一边说道:“胡老师,我是特意来问问高考成绩的。”

    “明天就张榜了。”胡琳说,斜眼瞄了一下凌霄。凌霄其实很帅气,一米八二的身高,眉目清秀,斯斯文文,看着感觉很阳光,很舒服。作为女人,她其实很喜欢凌霄这样的男生。

    “我这不是着急吗,胡老师,我家没电脑,我也没手机,我查不到,不过我知道你一定知道,这不我就来问你了。”凌霄央求地道。

    胡琳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不过,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凌霄的心微微一沉,小腹之中的邪火也不驱自散了。

    “你在三本录取线下,专科大学的录取线倒是过了,不过我不建议你去读啊,一来学费贵,二来将来毕业了也不好找工作。”

    凌霄的心头仿佛缀着一块石头,沉甸甸的。

    “凌霄,你也不必难过。你这个学生勤奋好学,就是家庭条件差一些,影响了你的学习。我建议你复读一年,以你的基础,你一定能上二本,运气好点的话甚至能上一本呢。”胡琳安慰地道:“我可以把你的情况跟学校反映一下,让学校免去你的学杂费,你看要得不?”

    凌霄沉默不语。

    他的家庭条件岂止是有些差,简直是差到极点了。他的父母双亡,他从初中时代就寄住在大伯凌满贵家里,受尽了白眼不说,还包干了大伯家的家务活,最可恶的是,大婶刘玉秀甚至让他这个侄儿给她洗内裤!这样的环境,就算是神童也难以静下心来学习,更别说是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了。

    “凌霄,你没事吧?你可不要想不开啊,读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以后你会明白的。”胡琳生怕凌霄想不开。

    凌霄苦笑了一下,“胡老师,谢谢你,不过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我高中三年,所用的学费全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一笔遗产,现在用完了,就算学校不收我学杂费,我生活也要钱啊。另外,我寄居在我大伯家,我婶娘一早就放下了话,说只让我在她家住到十八岁,过了十八岁,我就得自己找地方住了。”

    “要不,你到学校来住吧,生活上的问题,我可以帮助你。”胡琳说。

    “不了,谢谢你胡老师,再见。”凌霄转身向山坡下跑去。

    “喂!凌霄,你回来!凌霄?凌霄!”胡琳叫喊着。

    凌霄头也不回,埋着头,继续向山下跑去。

    跑呀跑呀,凌霄跑下了山坡,穿过聚居的神女村,又跑到了神女山脚下,沿着山脚下的一条羊肠小道向神女山上跑,跑不动了就爬。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累坏了的凌霄摔倒在了神女山峰顶的一块草坪上。体力透支的感觉并不好受,肺也快爆炸了,但如此发泄之后,他心里的痛苦却减轻了不少。

    从小父母双亡,寄居篱下的生活让凌霄养成了du li自主的坚强xing格,他知道怎么缓解内心的痛苦,也知道在困境之中应该怎么做才能站起来。

    “不就是没考上大学吗?比尔盖茨大学没毕业,却成了世界首富。在华国,很多亿万富翁才小学毕业。我不笨,要力气有力气,要时间有时间,我一定能用我的双手打拼出属于我的未来!”仰望着头顶的蓝天,凌霄在心里暗暗地道,字字铿锵有力。

    就这么静静地躺着,凌霄的脑海里不断地编织出一个个自力更生的计划,比如承包一片山地,搞山药苕种植;比如承包村里的鱼塘养鱼;比如回到荒废的老宅子,养山鸡养兔子……

    时间静悄悄地流走,天边的夕阳沉下了西边的山脊,光线渐渐昏暗了下来。

    又过了一些时候,月亮爬上了天空,天空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我得回去了,收拾一下,明天就离开大婶家吧,就算饿死,我也不愿意看见大婶的嘴脸了。”凌霄从草地上爬了起来。他辨认了一下方向,向神女村的方向走去。

    来时情绪激动,根本就没注意路,现在要回去,凌霄才发现他竟然爬到了一座没有路的偏锋上来了。脚下的山地乱石嶙峋,难走极了。山林里也满是荆棘藤条,刮得皮肤火辣辣地疼。

    走着走着,在一面陡峭的斜坡上,凌霄的脚滑了一下,一声惨叫摔了下去。

    一路滚动,头被岩石磕破了,鲜血直流。手被树木撞折了,疼得要命。不过好在山坡上野草茂密,他滚落的势头虽然急,受了伤,却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

    哗啦啦!凌霄的身子砸平一丛灌木,落停在了山坡底部。他的头重重地撞在了一棵枯死的树干上,剧烈的震动和疼痛传来,他顿时昏厥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他感到有一双手在压击他的胸膛,然后,又有一张嘴堵住了他的嘴,一口一口地往他的嘴里吹气。

    湿润的嘴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一定是胡琳老师找到了我,在给我做人工呼吸……以后,说什么也要报答胡老师……如果她找不到男朋友的话,我就做她的男朋友吧……”浑浑噩噩间,凌霄的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念头。

    他想到了胡琳的翘臀,那饱满鼓胀的轮廓,还有隐约的凹痕。

    他想到了胡琳的白sè蕾丝花边,那肥美成熟的桃谷,还有那茂密的水草。

    她是人世间最美的女神呐,救苦救难的好园丁……

    啪啪!

    “少年人,格老子,醒来!”

    嗯?谁在叫唤呢?迷迷糊糊,凌霄听到了一个老头的声音。

    啪啪!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凌霄猛地醒转了过来。他定眼一看,只见朦胧的月光下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正瞪眼看着他。

    刚才的啪啪声,还有脸上的火辣辣的疼痛感,显然都是老道扇他耳光的产物。

    “嘿嘿,少年,你终于醒啦?”老道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荒山野岭,来历不明的老道,没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感觉。他矮墩身材,狭长脸颊,小三角眼,下巴上留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营养过剩的硕鼠。更离谱的是他的发型也不是寻常道士的“牛鼻子”形状的发鬓型,而是迪克牛仔型的大中分波浪卷发!

    迪克牛仔型的老道,看一眼便会让人生出一种蛋疼的感觉。

    凌霄忽然想起了刚才的人工呼吸,心中顿时一阵恶心,捂着嘴巴干呕了起来。

    “少年啊,刚才贫道给你做人工呼吸的时候,你下面硬了,你能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老道猥琐地看着凌霄,“你的硬点,未免也太低了吧?”

    “哇……呕……”凌霄再也忍不住了,吐了。

    “不过,你的yin荡很有几分贫道当年的风采啊,深得贫道的喜欢啊。”

    凌霄已经彻底凌乱了。

    “就这么着吧,贫道见你骨骼清奇,额挺饱满,两眼炯炯炯有神,贫道也就懒得舍近取远,再去寻找那有缘的传人了,就你了,你我有缘在此相见,你就是贫道的传人了。”老道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

    “等等,道长,你……谁啊?”

    “嘿!贫道道号玄机子,江湖人称风流侠医,在世已经一百五十年了。如今贫道寿元尽了,要去三清祖师那里享清福去了。贫道这副臭皮囊倒不足惜,灭了就灭了,可这一身一百四十四年的内力就这么灭了,却是太可惜了。这么着吧,算便宜你小子了,你给贫道磕三个头,叫贫道一声师父,继承贫道的风流侠医的名号,继续锄强扶弱,悬壶济世,救苦救难,以拯救世界为己任……(此处省略一千零七个字)贫道就把一身内力传给你!”

    凌霄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觉得他遇上一个疯道士了,或者是一个从jing神病院逃出来的重症神经病。这么一想,他开始同情起老道士来了。

    “少年,还愣着干什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若不拜贫道,贫道可就驾鹤西去了。”玄机子皱眉道。

    他居然还有“鹤”这么拉风的座驾!

    凌霄暗暗地道:“算了,好歹他也救过我一次,就算是还他人情好了,我配合他一下,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好了。”心中打定了主意,他扑通一下跪在了玄机子的面前,规规矩矩地磕了三个响头,一边说道:“师父在上,弟子凌霄给你磕头啦!”

    “哈哈哈……”玄机子朗声大笑了起来,“凌霄啊凌霄,你以后就是为师的关门弟子了!为师这就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

    “等等,师父啊,我是关门弟子,在我之前你还有别的弟子吗?”这话问出口,凌霄又有些后悔了,他跟一个神经病废什么话啊?

    玄机子却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是当然,在你之前还有一个师兄,一个师姐。你那师兄在京城,你那师姐在美国,名字为师就懒得说了,为师也没教他们什么,也就一点皮毛功夫和医术而已,但你不同,为师一看你就喜欢啊,你也是注定要继承为师的‘风流侠医’称号的真正传人!”

    就他这样还风流?

    被他“风流”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肯定是被猪油蒙了眼了!

    好吧,风流不风流暂且不说它。就医术,功夫什么的,这些国粹从玄机子的嘴里说出来很稀松平常的样子,他也显得很厉害的样子,凌霄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凌乱了——这玄机子也疯得太有层次感了吧?

    不过凌霄既然已经决定配合玄机子一下,那么就算他疯得再出格,他还是要坚持下去的。

    “好了,为师现在就将一身内力传给你!闭上眼睛,等下或许会有点痒。”玄机子严肃地道。

    凌霄,“……”

    玄机子忽然探出双手,贴在了凌霄的胸膛上。

    凌霄本能地后退,可他忽然发现玄机子的双掌就像磁铁一般吸扯着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随即,一股热流从玄机子的双掌之渡传过来,进入他的身体,在他的血管、肌肉和内脏之中流动。他的眼睛,想睁开也睁不开了!

    非常非常奇妙的感觉,一下子感觉像是有三个美少女在一张洒满jing油的床上给他做按摩,酥酥麻麻,酥到了骨头里,麻到了心尖尖上。一下子又感觉像是浸泡在温泉之中,每一个毛孔都是舒畅的,安逸的。

    最神奇的是小腹之中的感觉,凌霄感觉小腹之中仿佛多了一个容器,装满了神奇的能量。在这种神奇能量的影响下,他觉得他无所不能。

    腿部的充盈的力量感,让他觉得他一下子就能跳到三层楼房的房顶上!

    双臂和双拳的力量感,让他觉得他一下子就能打碎一块坚硬的石头!

    甚至,他双腿之间的小兄弟,也因此而受益,再次发育,经脉拓宽,血管增强,尺寸增大增长……

    神奇!

    要多神奇有多神奇!

    “弟子凌霄听着!”

    玄机子的声音忽然传进耳朵里,凌霄的心神顿时一凛,竖耳倾听。

    “为师一身行侠仗义,悬壶济世,救苦救难,才有今ri道行。为师之名号‘风流侠医’不容有半点玷污,你继承了为师一身内力,他ri学有所长之时,一定要坚持正义,惩恶扬善,锄强扶弱。那些为害百姓的恶人jiān商和贪官,你要出手惩戒。那些善良贫穷的百姓,你要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困难。为师给你定下了每ri一小善,每月一大善的规矩,如若违背,yin阳戒就会惩罚你。别说为师没有提醒你,那个时候可是痛不yu生的!”

    凌霄无法睁眼,也无法说话,他只能点头。

    惩恶扬善,这点没问题,凌霄本来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农村少年!

    救助穷苦百姓,这点也没问题,凌霄从小孤苦伶仃,受尽人间白眼,他最能体会穷人的痛苦!

    传送传送继续传送……

    内力百分之一十……

    内力百分之二十……

    内力百分之三十……

    内力百分之四十……

    内力百分之五十……

    内力百分之六十……

    内力百分之七十……

    内力百分之八十……

    内力百分之九十……

    内力百分之一百!

    轰隆!一下剧烈地震动,凌霄的身体皮球一般飞了起来,撞断还几根碗口粗的树木之后才停下来。

    没有半点疼痛的感觉,凌霄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发现他的右手上多了一枚漆黑的戒指。

    “师父!师父!”激动难抑的凌霄跑向了刚才的地方,可是,山林寂静,哪里还有玄机子的影子。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就在玄机子传功的位置上放着一只黑sè的包裹。

    他打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一本线装书——《黄帝外经》。

    《黄帝内经》举世闻名,但这《黄帝外经》……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师父啊!”

    “师父啊——师父——啊——师——父——啊——啊——啊……”

    后面这个,是回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